首页我俩的关系(剧情h)

无力

作者:撒欢馒头      字数:3610

    短短几米,不过几秒。祁盏却觉得这几步太过难走,他双目一直看着裴乌蔓,却惶惶然看不清她的神情。

    心中杂乱的思绪让他每迈一步都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裴乌蔓站在那里,望着乔荻,脚下未曾挪动半分。

    直到黑影切断了她的视线,祁盏的出现如同一道屏障,挡住了那个正在挑衅着狂笑的女人。

    祁盏的手有些颤抖,他抓着裴乌蔓,不知是将谁从深渊中拉回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。”男人低声呢喃,声音中夹杂着焦躁和混乱。他试图迫使她看向自己,又或是迫使自己看清她的面庞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的世界只有裴乌蔓,而她的眼中是否还容得下他,是他唯一关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祁盏也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,忙了一天,他甚至无视了与裴乌蔓的教授面对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裴乌蔓缓缓转过头,眼神慢慢聚焦在祁盏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从初始的迷茫逐渐变得清晰,仿佛一层薄雾被吹散。祁盏的心跳加速,他几乎能听到自己血液在耳边奔腾的声音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凝滞,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,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对上那双勾人的桃花眼,祁盏心下一震,似乎才恍然他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是乔荻、不是歇斯底里和大吵大闹——

    而是裴乌蔓不变的表情,正如此刻她的眸子就像无风无波的桃花潭,平静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忽然,一种空空的无力感包裹住了祁盏。他觉得这是一种淡然的无视,就像一块坚冰,甚至冰封了他解释的话。

    裴乌蔓依旧那么优雅,在人群中佼佼。她得体的神情,不想泼妇般大吵大闹,给足了两人的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祁盏却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。

    他有些恼怒,有些狼狈,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他不想看到这样的裴乌蔓,他想让她吵、让她叫、让她打他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却是他找不到理由去指责一位处变不惊又从容不迫的伴侣。

    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——祁盏的脑中跳出四个字来形容现在的裴乌蔓。

    一股寒意从祁盏的脚底传来,逐渐蔓延至全身,一如走在外面的寒冬。大堂不再温暖、不再明亮,寒冷无情地侵入他的血液。

    祁盏拉着裴乌蔓的胳膊,想要靠近她,想要打破她的平静,却又害怕自己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言语滚动在他的喉咙中,正要开口,裴乌蔓的动作却让他把口中的话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,递给了祁盏。

    “擦擦吗?”裴乌蔓看着他的嘴唇,翻开的皮下面还冒着血丝。

    祁盏哽住,咽下了内心复杂的情绪,从她手中接过了纸。

    “疼不疼?”裴乌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细声细语地问着。

    她按住祁盏的手,引着他沾了沾他看不到的唇角。

    乔荻的嗤笑声传来,徐特助正拽着她往外送。

    “蔓蔓……”祁盏终于开口,声音低沉而沙哑,仿佛是从心底最深处发出的呼唤。

    他想开口问她,也想解释。

    然而裴乌蔓点住他的唇瓣,向他“嘘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祁盏接下来的话,不适合两人现在的心境,也不适合现在的地点。

    祁盏貌似会错了她的意,心里又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裴乌蔓举起手中的袋子,和他说道,“路教授带了盒糕点,想着你没吃早饭也一直在忙,就给你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才注意到她手上的东西,想到她在冷冬中走了很久才过来,立马又和之前的自己拧巴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还是在乎我的,祁盏现在想。

    这时,徐特助经过了他们。老板虽然还没有授意,但小徐也知道不能再把乔荻留在这里,于是后者被箍着手、捂着嘴扯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女人身上的香气沾染了她经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裴乌蔓对着这股甜腻微微皱了下眉,偏偏感官似乎有了记忆,她吸了下鼻子,只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她不用香水,在她亲近的人中,莉莉也用的很少。而祁盏,通常喷的都是优质的男香。

    不应该会对一个陌生的味道敏感的。

    裴乌蔓回忆着在哪里闻见过,她脑子也是乱乱的,一时间没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环顾着大堂中行色匆匆的人,“你应该还很忙?我先走了,回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私人的话,留给私人空间,她想回家听祁盏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!”男人吐出了两个霸道的字眼。

    当下,祁盏做了一个之后自己最后悔的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他拉住裴乌蔓转身欲走的身子,扯回了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他迈开步子,带着她走进了电梯。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