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【快穿】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(NP高H)

淫靡公主与敌国质子(7)

作者:兔兔吉利      字数:6173

    这天,他们近乎一日没有从床上下来,纱帐软软地垂着,呻吟声、肉体的撞击不断。

    处男开了荤实在是可怕,季汐只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蹴鞠,被人掰开腿顶来顶去,淫水浸透了不知几层床单。高潮的时候,谢容楚竟还能不顾自己地挣扎摁着她拼命冲刺,直到她哭出来喊着不要了才稍有停缓。

    做了足足三次,季汐累的直接在泡澡的时候昏过去,醒来后已经被人整理好衣衫,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小质子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真够拔屌无情的,她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殿外已透露出点点夜色,荒唐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季汐用完膳后,才想起今日的要紧事——小质子合欢值不知怎样了?

    拉着她做了一整天,多少也能涨一点吧。但有了前车之鉴,季汐还是有些紧张地喊出了系统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,你的声音怎么有气无力的,被男主榨干了?」

    季汐:“不然呢,那个混蛋简直是不知节制!”

    系统「处男是这样啦~不过也算是有点回报了,喏,合欢值这不就上来了。」

    面前出现了谢容楚的名字,一旁还有个猩红的数据:-5%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他现在的合欢值还没追平?还是-5%?”

    系统啧啧了几下「你以为任务是那么好做的,今日你们做了三次,勉强补了10%上来,已经是很不错的数据了。他那么讨厌你,能涨一点都是谢天谢地。」

    这么一说,季汐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——自己刚刚穿越到这个身体里来,对原主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太多的记忆,但是剧本里原主对他动辄欺辱凌虐,给谢容楚留下不晓得心理阴影,所以灵汐公主最终死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所以他今日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情和她上床的?!这个人也太变态了吧!!

    系统「诶,这个数值咋这么奇怪?他掐你脖子的时候,数据上涨得最快。这小子口味还真特殊……」

    季汐:……

    呵呵,可不特殊嘛。

    人家没准想杀了她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察觉到问题后,季汐一夜未眠,觉得自己还是得在他面前刷一刷好感度,才能让合欢值上涨得快些。不然按照剧本里的人设,自己任务还没完成人就先被他搞死了。

    于是第二天一大早,季汐便遣人带着一马车的金银珠宝和滋补药品送到了质子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简陋的质子府来了四五位蒙面的男子,正以谢容楚为首地围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小厮的传唤,谢容楚的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你说,灵汐公主送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厮难以置信道:“殿下,是满满一箱的金银珠宝,和半马车的上品良药。”

    几个蒙面男子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谢容楚。

    谢容楚皱了皱眉,吩咐道:“先帮我收下,然后都丢掉。”

    小厮有点心疼:“可是殿下,那些东西看起来很值钱,至少……至少能抵我们好几年的开销……”

    谢容楚冷冷地瞥了一眼,那小厮立刻垂下头,应了声“是”,赶紧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竟与那长公主关系密切!?那女人恶名在外,不宜结交啊!”

    屋内的蒙面男子皆是扎根在大绍的暗桩。自从庆国战败后,他们一路潜伏在大绍,暗中保护谢容楚的安全,希望他能够早日回国继承大统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谢容楚的眸中闪过一丝厌恶:“我和她并无太多交集,依旧势不两立。此人行为诡辩,诸君莫要过多关注此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才暗自从了口气。

    灵汐公主的名声并不好听,又手握着外戚的兵权,实在是不好对付。相比较下来,正直善良的灵越公主更加适合拿捏。

    “那殿下,下次行动是否还是安排在祭月节?那日狗皇帝会亲自主持大典,臣等认为,是最好的时机!”

    “祭月节不可,届时狗皇帝身边都是侍卫,我们的杀手不一定能得手!”

    “哼,照你这么说,我们不如潜入皇宫,让那狗皇帝站好等死便可!这种事情,就是要铤而走险,到时候就算杀不死狗皇帝,杀了那手握兵权的长公主,也是一件好事!殿下,您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纷繁的目光投向主位的少年,那张清俊的面容神色晦暗,似乎在定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谢容楚抬起头,眸中滚过凛冽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那便祭月节,杀二人,报血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小婢女递来一张柔软的帕子,关切道:“殿下,可是受了凉?”

    季汐用手帕擦了擦鼻子,摇摇头:“应当是被这胭脂味儿熏得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对面两位浓妆艳抹的美人面露尴尬,不由自主地往后坐了坐。

    小皇帝的后宫近日不太平,后位一直悬而未定,这不就有两个坐不住的妃子跑到长公主府来,妄图和她套近乎。

    季汐百无聊赖地坐在凉亭里,看着周围白茫茫的雪景,不晓得这红梅映雪有何好看的,大冷天的还不如在殿内抱着汤婆子看画本子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穿着水蓝色夹袄的丽妃忍不住开口了:“长公主殿下,过几日的飞花大会您若是能出席,想必姐妹们也会更有兴致。”

    飞花大会就是妃子们为了解闷,找了个理由聚在一起品酒聚餐,和现代的部门团建没什么差别。她们邀请长公主来,也不过是想着她与皇帝关系密切,请皇帝也过来罢了。

    季汐一向懒得参加这种花钱遭罪受的事情,想也没想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拒绝,丽妃给一旁的祺嫔试了试眼色,祺嫔立刻从袖带里掏出一只丝绸小包,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金叶子。

    “殿下若是肯来,这些就当是妹妹们,孝敬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本宫近日也有些乏了,正好想会一会诸位姐妹,”季汐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盯着那丝绸小包,满意地勾起唇角:“那便约在三日后吧。”

    收了钱,季汐心满意足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晓得飞花大会邀请她是假,借她的面子请皇帝过来才是真。于是,很有契约精神的季汐转头又去了御书房,去找她那个便宜的皇帝弟弟。

    果然,到了御书房门口,管事太监通报了一声,立刻就让季汐进去了。

    御书房十分清净,阳光也很充足。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,才到了皇帝所在的书房。此时此刻的少年天子身着便袍,看起来比平日里少了几分威严,更平易近人了一些。

    小皇帝听到声音,一抬头,凌厉的眉目顿时柔和几分。他放下手中的奏折,笑道:“阿姐这个时候怎会来找我?快坐,正好今日准备了你爱吃的牛乳蜜枣糕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自己身侧的椅子,季汐也没太讲究,一屁股坐了下去,举目望去皆是大大小小的奏折,堆了满满一桌子。

    这么多奏折,还得一个个仔细看,仔细批,眼睛不都得瞎了。

    当皇帝还真是辛苦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今日我来叨扰,也并非是什么大事,只是想问下陛下三日后,是否有时间?”

    “阿姐的事情怎么算的上叨扰?”小皇帝笑了笑:“阿姐既然来邀约,朕必然是有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问是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朕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态度也太好了点。

    季汐挠了挠鼻尖,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哎呀,就是你的那些妃子,最近要办什么飞花大会,非得喊我来,我过去也觉得烦闷,所以就来问问陛下。不过看到陛下公务繁忙,我让谢容楚陪陪我也行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听到这个名字,小皇帝面色一冷,不动声色地抬眸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阿姐近日,似乎与那质子往来甚密。”

    “呃,有吗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方才口快。

    季汐啊季汐,这个人可是皇帝,在皇帝面前提到敌国的质子,嫌自己命长啦!

    她立刻补救道:“本宫就是觉得,那小质子欺负起来怪有趣的,到时候正好好让他干些下人的苦力,好好羞辱他一番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面前突然一暗,小皇帝不知何时来到了她面前,伸手缓缓托起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清冷的少年帝王目光沉沉,深不可测,似乎早就看透了她的挣扎。一时间,季汐竟然出了一身冷汗,浑身僵硬得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敢问皇姐口中的欺辱,是在软榻上当着朕的面与他媾和么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【题外话】:

    下章小皇帝吃点肉沫~

    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呀!兔兔很想知道大家的反馈,感谢感谢!!!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