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月下之痕

23.使命

作者:费才子      字数:9802

    张泽亚纵身一跳与阎王在城外对峙,一场旷世决战即将登场。

    「我记得你叫狄康对吧!臭傢伙!搞得地府生灵涂炭!」

    「好大的胆子,在这地府城可没人敢直呼我名字。」

    张泽亚哈哈大笑,揶揄说:「我刚好也不是地府的人,有差吗?」

    「有谁将来不进地府?你走着瞧,到时我会好好招呼你。」

    「也对,这很重要。所以…我才要在这把你打倒呀,不然以后我怎么办?」

    阎王缓缓举起手上的阎王剑,挑衅着:「这把剑的威力可是在神器里都算强大的,坐井观天不知好歹!」

    「你的脑袋在人类世界却是倒数的,难怪需要那东西保护你!」

    阎王大怒,双手握剑一挥,大地瞬间龟裂。碎石尘埃混杂着剑气,毫不客气的扑向前,张泽亚赶紧朝前端的地面猛烈射击,製造大量的碎石反击!

    面对阎王持续攻击张泽亚感到吃力,灵机一动便朝天空射出一箭。但此箭怪异,呈现球型状,一至高空便高速旋转,连发许多箭枝。

    碰碰碰!万箭连发,城墙前端全进入天机弓的扫射范围,包含阎王在内。

    「这是什么?」阎王靠阎王剑护住自己,但实在看不懂这颗球是什么。

    「这概念来自于机关枪啦!」张泽亚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地府军完全挨不住连环箭的扫射,纷纷向后退出战场。阎王眼看不对,猛力一击将那颗球击毁。原来那是诱饵,张泽亚已经抓到空档衝至眼前,凭藉着双魂共体的特殊体质,正面一脚朝阎王踢去。

    阎王也不是省油的灯,挥剑一挡成功将张泽亚逼退,消遣道:「闪得很快嘛!不然你的腿就要报销了!」

    「我只是不屑送给你!」说完另脚又踢上来,速度极快阎王来不及防备,被一脚踢倒。

    「你就是废话太多,才没空躲我另隻脚。」张泽亚一直刺激阎王,希望愤怒之下能造成这手握神器的人失误。

    看见阎王摔倒在地,双方军队都感到不可思议!开始有人窃窃私语,质疑阎王的本事是不是有夸张的嫌疑。

    「竟然在有阎王剑的情况下踢倒狄康!这还真是前所未闻。」刘舜然高站城墙上不可置信的说着。

    「这只是开始。」彭仲德到没那么乐观,只觉得阎王剑还没发挥而已。

    张泽亚抓准阎王倒地的时机,一把张起弓来朝他射去,强劲的箭矢还捲起周围的碎石,如彗星般的衝击而去。

    阎王大呼一声猛力朝前刺去,双方力道碰撞產生强大的衝击波。可是没想到阎王的剑气硬生生衝破攻击外,还反击打中张泽亚。

    碰!一声撞上了城门,痛的张泽亚眼泪直流,说不出来的痛楚。

    「臭小子!让你见识见识阎王剑的真本事。」当下又是猛力几记重劈。

    张泽亚赶紧发箭还击,碰拼乓的打斗声响贯穿了地府北边,双方人马都看的目瞪口呆。对于阎王来说,地府军早已经退到后方阵线了,更可以毫无顾忌地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看着张泽亚被逼到城墙边,渐渐从还击变成防御,「这小子怕是撑不住了!」彭仲德惊觉不妙,赶紧与周遭说道:「下令!所有弓箭手朝狄康射击!」

    刘舜然立马召集所有弓箭手全数登上城墙,「张泽亚,由我们当你后盾。」便下令全军朝阎王射击。

    万箭齐下,阎王看得目瞪口呆,赶紧放弃攻击提剑保护自己。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击,自己深陷困境动弹不得。反见张泽亚缓过气来,如果这时朝自己发动攻击恐怕不妙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阎王急忙呼喊:「黎定轩!你快下令弓手还击,朝城上攻击。」

    在后方的梁善却高呼说:「属下不敢,怕伤及阎王大人呀!」不时还暗自窃笑。

    张泽亚拉弓展开攻击,造成阎王承受更多的压力,找不到空隙反击。「快给我还击!」阎王被气的歇斯底里,不断疾呼。

    梁善挥挥手要赵宇过来,刻意交代:「下令所有弓箭手还击,但..往城墩射便可。」

    赵宇嘻笑,明白梁善的意思:「没问题。」

    地府军在赵宇指挥下,发动弓矢回击,但却以极差的命中率不断射偏。气得阎王大怒:「黎定轩!你在搞什么?」

    「大王!神器的威力造成弓矢偏差,属下无可奈何。」梁善嘴角微微上扬,觉得眼前的景象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「神器没他的厉害,但身体质量我们可比较威猛,这是胜利的关键,李大快上!」张泽亚与李大分析道,要他趁乱再次逼近阎王,这次用天机弓配合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阎王被逼急了,顾不得自己受伤的可能,猛烈乱挥试图打破困局。阎王剑造成的破坏力实在太强大,周围的地形都开始发生变动。「我就把这里的地形都毁了,我看鬼门关塌不塌!」阎王开始四处乱挥,打算彻底崩坏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「死疯子!我不会让你得逞!」张泽亚试图靠近阎王,但一直被剑气所退。

    「这死傢伙!疯了吗?」梁善惊觉不对,赶紧下令军队后撤,免得遭到波及。

    混乱中张泽亚被剑气擦中,造成一个晃神出现空隙。阎王便抓到机会进逼上来,一剑直挺挺的刺来,双方开始近身打肉搏。张泽亚身手速度虽不凡,但阎王剑攻击的范围太广,频频中招已经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彭仲德慌了,如果张泽亚败了那鬼都城一定沦陷,立刻下了决心要下去帮忙。刘舜然看出他的计划,一把挡住且说道:「城主出了什么事才麻烦,就让我去支援他吧。」

    「舜然…。」

    刘舜然露出难得的大男孩笑容,说道:「我早就想学王愷将军那样帅气了。」

    彭仲德点点头,未再多说。俯视一下城外情况后,忧然道:「我该怎么送你出去?」

    「别麻烦了!」刘舜然大锤一提便从城墙一跃而下,从头顶直接袭击阎王。

    忽如其来的攻击重重击伤阎王,将其震开。但也因为高空坠落,刘舜然一命呜呼,完全是个牺牲打。

    「刘知事!」张泽亚感到震惊,他竟然会这样救自己。

    「别顾着哀伤了,快对付狄康!」彭仲德忍住痛苦,大声疾呼,把一切都压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张泽亚拉起大弓,怒视着阎王便一箭射出。阎王虽受了伤,嘴里却自顾自的说着:「你们这些人,哪知我承受的压力。」便提剑还击。

    张泽亚没想到阎王的反击依旧威力十足,来不及闪躲腹部被硬生生刺入。

    「总算逮着你了!」阎王齜牙咧嘴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泽亚则是顺势一脚踹开阎王,摀着腹部跪倒在地,呢喃自语着:「张泽亚!你听见了吗?」

    「李大!」

    「恐怕…我不行了!」

    「李大,别这样说!我们交换!」

    「妈的!刚那一刺,阎王剑好像伤到我的魂魄了!」

    「别说你,我好像也被波及了!」

    「张泽亚,你听我说,天机弓可以把想法具象化。现在我这样伤重,恐怕要消散了,你试试能否把我匯集成能量,朝他妈的阎王射出,让我消散前报个仇吧!」

    「李大!这样你会死的!」

    「我本来就死了呀……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并肩作战超过十年了!李大,你撑下去,一定可以的。」

    「妈的,我相信你能感受到,我们共用身体,我的创伤你一定可以感受到!」

    张泽亚不语,他其实已经感受到李铭恩的气息在淡化。张泽亚接回身体后,擦拭了眼眶上的泪,瞪着笔直杀来的阎王。

    缓缓地拉起弓来,透过意念将李铭恩的灵体缠绕在弓矢上。「再见了,李大!」咻一声!缠着李铭恩灵体的弓矢射了出去!

    「去死吧!王八蛋!」随着李铭恩的咆哮,那是张泽亚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缠着意念的弓矢发出强大的攻击力,儘管阎王用剑反击,依旧被强大的震波弹飞出去。鬼门关前发出巨大亮光与震波,撼动地府城北端。

    「赢了吗?」彭仲德站在城墙上,东张西望地看着。

    「很难说。」邓世庸已经稳定了城内,缓缓登上城墙。

    很遗憾,阎王虽然受了点伤,但还是挺了下来。但对于刚刚张泽亚莫名强大的攻击,受伤加剧之外还感到有点顾忌,迟迟没再向前。

    张泽亚也已经精疲力尽了,还没来得急感伤李铭恩的消逝,便面临极大的问题。已经失去双魂共体的优势,连天机弓都无法正面对抗阎王剑,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阎王唸道:「区区天机弓,就以为能打倒本王?笑话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有本事就过来。」

    阎王望着刚被击伤的腹部,迟疑一会儿,反呛道:「那里地面以残破不堪,过来这决胜负吧。」

    张泽亚发出嘲弄的笑声,回应着:「是你要攻城还是我要攻城?快来这吧。」

    就在僵持之际,梁善收到前线的作战通知,露出欣喜的表情。立马向前去跟阎王报告:「阎王大人,前线收到战报。说是….龙送绝也投降了,叛军已经逼近地府城了!」

    「什么!」阎王惊呼大喊:「不可能!两百万大军呀!」

    「第四军团被北天大陆的民族打垮了,造成龙将军被包围,最终投降。」

    「混账!还亏我把一切都交给你,龙送绝你怎么不去死!」阎王歇斯底里地喊着。

    「龙送绝的确自杀了。」

    阎王愣了一下,迟迟不语。这目空一切的天才龙送绝,就这样死在对抗叛军的过程…,难以令人相信。

    「阎王大人,当务之急不是这鬼都城了,得让我们去东城门外部署,这样才能抵御叛军的来袭呀!」梁善殷切地劝道。

    阎王有点慌乱,回头看了一下鬼门关与张泽亚,思虑了一阵便说:「张泽亚,彭仲德,别得意,本王还会回来的。」

    「阎王大人,属下便去备战。」梁善趁势要带走部队。

    「让这些军队继续围城,其他人随本王去东城门。」阎王惧怕彭仲德会趁机来偷袭,便留下军队围住鬼都城,自己好去对付更棘手的叛党。

    随着以贺天宇为首的叛军步步逼近,阎王发动了最后王牌五岳之军,与叛军在东城门外展开殊死的史诗大战,最终在贺天宇攻入地府城后划下句点。

    邓世庸前来报告:「听说贺天宇已经进入地府城了,而狄康正在阎王殿等他,要与他一决生死。

    彭仲德欣慰地站在城墙上说道:「如此看来,鬼都城是守住了。」果不其然,围在城外的地府军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城墙上的士兵听闻均欢心鼓舞,欣喜吶喊,这场不可能的守城战,竟然守住了!

    「这次能守住,都是你的功劳。」彭仲德紧握张泽亚的双手,由衷的感谢。

    「我只是看不惯狄康的为人罢了。」张泽亚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「你接下来的打算呢?要不要在地府谋个官职?」

    「不了,我毕竟是凡界的人,死了以后再来找你们吧。」张泽亚说完自己在那窃笑。

    「也好,毕竟你握着天机弓,这可是个麻烦。怕有争议,趁裂缝还没被封,赶紧回去吧。」彭仲德也怕新的阎王,会打天机弓的主意。

    张泽亚便与一行人道别后,回到了凡界,便赶紧回到了沙丘古墓中,欲将天机弓还回,无奈找遍整个地墓都不见老者的踪跡。

    只见老者留下封信,内容书道:

    吾护弓已有两千多年尔,此弓交到汝之手时,便是望其传承,将其守护下去,承担人类世界之守护。

    「交给我保护下去!」张泽亚一头雾水,到底为什么?可是如今找不到老者,的确也只能自己暂时保管了。

    而且让张泽亚搞不清楚的还有件事,就是失去李铭恩的自己,应该再也看不到灵魂才是,可是却依旧能望见,甚至那些被寄生的人体。回到台湾后张泽亚对于这些问题,无法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而李玥琪至从回到凡界后,不时都会来到裂缝的位置等着张泽亚,却一直音讯全无。今日依旧趁放假来这走走,也再次回想起那时的点点滴滴,忽然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背后。玥琪警觉的回头查看,竟然看见张泽亚!不可置信的她搓揉自己眼睛,再三确认没有认错人。

    只见张泽亚靦腆的笑着:「我从地狱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恭喜你。」玥琪笑的靦腆。便缓缓趋向前,两人相视而笑……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子,张泽亚看见熟悉的身影,那人便是田聪。

    「没想到你还活着?」

    「是在地府被你打得半死不活,但我还是活下来了。现在你没双魂共体,我一定不输你。」田聪指着张泽亚唸道。

    「好啦好啦,你很强。这次出现该不会又来抢天机弓吧。」张泽亚不自觉的保持警觉。

    「当然不是,针对你为什么还可以看见鬼这件事,我可以给你解答。」田聪说道。

    「这的确让我很困扰,到底为什么。」

    「因为你透过裂缝到过地狱,你的体质已经横跨两界了,能看到这些来自冥界的鬼,也不奇怪吧?」

    「原来如此。」张泽亚点点头。

    「再来老者能够长生不老,那是因为天机弓给他的能量。当他交出天机弓的时候,便是他会老化的时候,这老傢伙恐怕是想把天机弓硬託付给你,所以彻底失踪了。」

    「他怕我不接受天机弓是吧?」

    「也或许他想找个地方静静的死去吧?谁知道呢。」田聪感叹道。

    「所以…我也不会死了?」

    「对的,恭喜你,永远被通辑的杀人魔王。」田聪消遣道。

    「所以你来就是专程跟我说这些?还是想抢天机弓?」

    田聪长叹口气,无奈地说道:「其实是这样的,新的夜行门整顿起来了,所以我回到岗位。而新的阎王知道你手上握有天机弓,也知道你大义守城的事跡后,便派我上来协助你。」

    「协助我?」张泽亚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「有介于四眾帮已经被你消灭,但那些寄生在人体的恶灵们,还充斥在这个世界,所以阎王派遣你个任务,负责消灭地面上所有寄生的恶灵,就用你那把天机弓。」

    张泽亚思虑一会后,应声:「先说好,我不接受任何指挥,而且就算阎王不说,我也会这么干。」

    「你听不听阎王大人我不管,但我就是来协助你的。」田聪刻意摆出恭敬的态度,揶揄一下张泽亚。两人的合作关係也在此刻确立起来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这世界上还是充斥满满寄生的鬼。高层、政要无所不有,不知道哪天又会搞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「有我张泽亚在,谁都碰不得这世界。」

    完结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