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月下之痕

9.被隐藏的歷史

作者:费才子      字数:9459

    五魂共体的陈由民强大的尤如泰山,就连全警界都束手无策的张泽亚在其面前,都像妇人一样脆弱。加上四眾帮渗透各处掌握许多机要,眼看这世界已经没人能对付这魔鬼了。

    田聪忽然出现在车上,彷彿已经观察张泽亚与陈由民战斗好阵子了,还冒出天机弓这样的名词。

    虽说出现曙光,但对于田聪此刻出现,又提供这样的线索,还是心有防备,质疑着:「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东西?」

    田聪一派轻松地笑道:「我认识一个歷史学家,因为他有阴阳眼能与我有所接触,便是从他那得知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又怎么知道这样的武器能对付陈由民?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说过吗?我曾经在地府任官,在文献上看过。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.快点带我去找那个博士!」张泽亚难得露出心急的态度,毕竟这是唯一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「好,我带你去。但是他们二位….也要跟着去?」

    「我想要把这一切搞清楚,拜託一定要带上我!」玥琪直嚷嚷着,还不时用眼神恳求张泽亚。

    「小辣椒!你还要上班呀!工作不干啦?」凯哥提醒一头热的玥琪。

    玥琪古灵精怪的笑着,低声且带点可爱的说着:「那凯哥你找个理由帮我请假!」凯哥还没来得及回应,玥琪便敷衍地说:「好啦好啦,凯哥谢谢你了,你人最好。」

    「凯哥,让我带上….玥琪也是好事,你可以透过她找到我,也可以让我掌握到警方的状况。」

    凯哥大声呼了口气看着二人,无奈道:「事情发展成这样,我还能说什么?」

    田聪也提醒这二人:「我就带你们两个去。但先提醒囉,那个歷史学家疯疯癲癲的,你们还要习惯一下,别被吓着!」

    张泽亚訕笑着:「我人格分裂又是杀人魔,是他要怕我吧?」

    「也是!」田聪轻笑了一声,「那就出发吧。」

    凯哥将张泽亚与玥琪送到目的地后,万般提醒:「你们两个…,不对。还有个看不到的,三个…..要小心,我先回去了。记得保持联络,千万别消失知道吗。」张泽亚挥挥手要凯哥赶紧回去,不必担心太多。

    「你们等我一下。」田聪穿过门而入,没一会儿就有一人匆忙地跑来开门,异常喜悦地高呼:「欢迎来访!」

    「我是…,」张泽亚刚开口,那人便拍拍其肩膀说道:「杀人魔张泽亚,久仰大名。至于你是警察李玥琪,超级…神奇的组合。」说完还摀嘴偷笑,「我叫古博文,专攻歷史考古的学者,进来再说吧。」

    进到客厅,田聪已经坐在那了。古博文解释道:「田聪都已经跟我说了。」然后端上了茶招待张泽亚与玥琪。

    玥琪打量这博士,满头白发,带着一副粗眶黑眼镜,看上去也有六十了。行为举止跟谈吐却跟个小孩似的,真是老顽童一枚,看上去不太牢靠。

    「誒,不觉得看上去很不可靠吗?」玥琪亲触张泽亚,说道。

    张泽亚才懒得管这些,现在只想寻求打败陈由民的方法,劈头就问:「我想知道所谓的天机弓到底是什么东西?」

    「你还真是急呀!」古博文讲话总是带着莫名的兴奋,像永远都用不完精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因为时间急迫!」

    「再急也需要时间,不是吗?」古博文巧妙地回驳。

    「啊!什么意思?」

    「反正简单说,你就别急。让我先说说天机弓吧。」古博文兴奋地坐好后,开始说道:「我研究歷史,但我很不一样,专门研究一般人不相信的歷史。」

    「不相信的歷史?歷史不都课本上教的那些吗?」玥琪感到不解,皱着眉反问。

    古博文哈哈大笑,比手画脚的说着:「这是凡夫俗子的说法。人类社会有个毛病,真相总是隐藏,浮出檯面的事实有时候反而是假象。所以我专门研究没人相信的神话故事。」

    玥琪没差点昏倒,这人该不会把神话都当真了吧?嘲弄道:「神话故事?那不就是女媧、盘古之类的儿童读物。」

    「宾果!」古博文从沙发上跳起来,动作浮夸还吓到了玥琪。

    「你别吓到人家小妹妹!等等把人吓跑。」田聪说道,还向着玥琪比划着古博文脑筋有问题。

    「她连你这鬼….旁边那杀人魔都不怕了,会怕我跳起来。」古博文哈哈大笑,看上去有点痴狂,越相处越觉得不可靠。玥琪不时望着张泽亚,希望他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「请继续!」张泽亚则是冷静地继续问下去。

    「你们有没有想过,古代人为什么编出那么多没有看过的东西?现代说法都是因为无知所以想像出来。那如果换个假设,无知的是我们呢?古人没看过现代的社会,一定会把工业社会形容为什么?」

    「天方夜谭。」玥琪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「yes!」古博文再次兴奋的呼喊!

    「如果拿掉现代人就一定比较有智慧这样的想法,很多事情就会不一样了。」说到这古博文看了田聪一眼,「例如我身旁的鬼,二位都看得到,科学并无法解释这样的状况,对吧?」

    「很有道理!」张泽亚默默地听着。

    「我在研究神话的过程,无论山海经还是什么的都看到烂了。无意间发现一件事情。」古博文得意地望向眾人,继续说着:「人类某个时期可能真的跟神相处在一起,而且还是处在一个与猛兽相伴的环境。」

    「神!」张泽亚终于露出吃惊的表情了!

    「例如后羿射日这件事情来说,就有可能是真的。想想看,也许当时有猛兽盘踞大陆,后羿就用天机弓将其射杀!」

    「这个….,」张泽亚有点无法接受,并不时与玥琪眼神交会,显现疑虑。

    但古博文完全没再管张泽亚信不信,倒是像说书人一样讲得很开心:「山海经有记载,神曾经赐物给人类,剿灭异族。」

    「抱歉!我还是无法相信这点。」张泽亚摇摇头,心想这古博文真的是有病。

    「这都是真的。」田聪忽然说话了,「古博士有很多独特的见解,这也是我会找他的原因。」田聪缓缓起身继续说下去:「看来不说清楚很难让人相信,那就跟你说实话吧。你们听清楚,我之所以会滞留在凡界,那是因为阎王大人委託我来凡界找把神器,就是天机弓。所以天机弓是真的存在。」

    张泽亚与玥琪瞬间盯着田聪,似笑非笑感到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「你们没听错,是阎罗王!」没想到田聪还在强调一遍。

    张泽亚缓缓起身:「我先离开了。」完全不想理会。

    「这就是我为什么没把李铭恩带下去的原因,因为阎王大人私下派我来寻找天机弓。但我们消息太有限了,根本无从找起,所以我得留在凡间寻找。」

    张泽亚还是不信,甚至玥琪也都起身想要离开。田聪着急了,拼命解释:「我是地府秘密组织,夜行门第七组组长。」

    「阎罗王…,夜行门…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」张泽亚不知道是否该继续听下去,这一切…太荒谬了。

    古博文忽然痴癲狂笑:「一个双魂共体,一个看得到鬼,你们也都相信这些了,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看看的?要走可以,但你们能对付那个恶魔吗?」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的确听听也无妨呀!张泽亚选择留下来继续听二人解释。眼看张泽亚都这样决定了,玥琪也只好跟着默默坐下。

    「神是真的存在,地府有把利器叫做阎王剑,那就是神的產物。当阎王大人知晓凡间还有一把这样的武器时,便私下委託我来到凡间将这武器找出来。但我没有任何资讯,所以过滤了很多人,终于找到古博文这疯子,只有他能看见我还相信这一切。」

    「而我是刚好透过田聪来印证很多理论!于是就相互合作各取所需。」古博文摇头晃脑地说着。

    张泽亚总算听明白了,然后接着说:「该不会你们要去找天机弓,而刚好又需要打手?就想到双魂共生我?」

    田聪窃笑一会儿,望着张泽亚说道:「的确是怕过程会有危险,所以我需要有能力的人一同前往。不让你吃亏的,到时先让你用来消灭陈由民,而之后让我带回去跟阎王大人交差,如何?这双赢。」

    「你帮助我的理由是什么?」张泽亚面对眼前的两人,还是怀存戒心。

    「不瞒你说,陈由民的行为大大破坏与神的协定,会破坏三界平衡。我也是来凡间后才发现的,必须得处理才行。所以我们有共同的目的,找出天机弓消灭陈由民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这世界那么大,你们有天机弓的头绪吗?」玥琪问道。

    古博文与田聪户彼此互看了一下,笑笑地说:「当然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那要怎么找?」玥琪直翻白眼,真心觉得遇到两个疯子。

    古博文胸有成足的说道:「有本书叫做拾遗记,是东晋王嘉所写,里面有记载到所谓的天人。我判断天人就是天神,那神为了什么来到凡间呢?这是唯一可能与天机弓有关线索。」

    「拾遗记,听不懂那是什么。」张泽亚冷冷应道。

    「你当然不懂,一看你就没很爱读书。简单来说就是最后一次记载天人的记录,而且还是跟人类高层接触,那人就是秦始皇嬴政。」

    「秦始皇!」玥琪惊讶地大呼。这人就算不熟悉歷史也一定认识,只是越说越邪门了。

    「没错!所以我们去陕西看看吧,去秦始皇陵看看有没有线索。」田聪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「这里…,我看只有我跟李玥琪需要坐飞机吧?」古博文看了一下张泽亚与田聪。

    「用民间习俗吧,给把伞我就可以躲进去。」田聪悻悻然说道。眾人皆望向张泽亚,这个国家级通辑犯。

    「我会有办法偷渡的,放心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们就陕西见囉。」古博文兴奋得转身跑回房间,急忙的整理行李。

    「凯哥不把我杀掉才怪!」一想到又要长期离开岗位,不由得头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隔日,玥琪便相凯哥报告古博文等人的事情。得知真相后,凯哥也颇为头痛:「所以,你要跟他们去找什么天机弓?」

    「恩…。」

    「哇呜!已经越来越荒诞了…。」

    「恩….。」

    凯哥长叹口气,浅浅笑道:「话说,死掉的李铭恩都能出现了,好像什么都不奇怪了。这里我会帮你挡住的,你去吧。」

    玥琪喜出望外,抱着凯哥说道:「谢谢凯哥!你人最好了!」在凯哥的授意下,玥琪也踏上陕西的旅程。一行人分别用不同的方式,终于来到了陕西驪山碰头。

    「虽然我跟你们来了,但为什么会觉得秦始皇跟天机弓有关联?这我还是不懂呀!」张泽亚还是搞不清楚之间的联结。

    古博文说道:「你想想,中国至黄帝以来,从来没有建构过这样一统的大帝国。嬴政如何办到的?这样的进程发展很值得探讨。」

    「没错,况且秦始皇用的朕,跟神一样的称号,这点非常匪夷所思。」田聪也补充道。

    「嬴政建构兵马俑军团为的是什么?到底要防御什么?又想再死后做些什么?不觉得这些都非常值得探讨吗?」古博文越说越兴奋。

    「恩…,你说的这些歷史我并不懂,但问题是…,那么大的秦始皇陵要怎么找?要怎么进去?」张泽亚问道。

    「不是我自夸,只要是人类的建筑我都可以直接穿过去。下去寻找小事一桩,只是无法拾取任何东西。」田聪一脸骄傲表情,说得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「说到这,我一直想问,为什么雷光叙要透过人类的身体来干这些事?」张泽亚继续问着。

    「问题还真多。这世界分为天界,凡界以及冥界,唯一的通道就是结界之眼。凡事从其他裂缝来的,都会因为空间不同而无法接触,必须透过某些传递工具,而特定体质的人就符合这样的媒介。」田聪补充着。

    「恩…,那就麻烦你帮我们探探天机弓到底在不在这秦始皇陵之下,免得我们白闯入了。」张泽亚问道。

    「只是有点比较麻烦。」古博文说道。

    「麻烦?」玥琪望着古博文,「都到这了!还有麻烦?」

    「没错,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天机弓长什么样子,毕竟它消失两千年了。」田聪乾笑着。

    「你现在才说!」玥琪大呼着,气得一直搥古博文,觉得这两人太不可靠了。「你别只打我呀!」古博文一直闪避。

    「因为我打不到田聪呀!」玥琪越讲越气。

    「反正就是弓嘛!长得像弓就对了呀。」田聪在旁一直窃笑。

    「我不希望大老远跑来,结果是跟两个神经病一起耍疯!」玥琪指着古博文还有田聪,狠狠的警告着。

    「反正我先潜下去找找看嘛!」田聪说完隻身穿透过重重墙壁,往内部走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一个月….。「我回来了!」田聪终于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「你到底去哪啦!」玥琪破口大骂,想要揍他却揍不到:「张泽亚,你揍他,快点!」

    「别动手好吗?我虽然能穿透,但也不是直接可以往下穿透呀!我必须要找到路,里面跟迷宫一样,要怎么快?我还差点出不来呢!」田聪无奈的说着。

    「那最终有找到天机弓吗?」古博文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「其实里面一片漆黑,我根本看不清楚,更别说找到天机弓了。」

    「到头来只是空欢喜一场吗?」张泽亚知道依旧对付不了陈由民,闭上眼沉思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「秦始皇陵保护得非常严密,除了参观兵马俑外,至今也没人进去过内部。现在没有确认位置,我们也无从找起。」古博文难得沉静下来,不断思考可行性。

    「我有个大胆的想法。」田聪说道:「我进去一个月的心得,曾经有走到疑似内棺的地方。那里并没有史书上的记载,水银成河、珠光星辰之类的东西。」

    「那可能是史学家的揣测,本来就不是真的。」古博文思考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「如果这墓穴不是真实的秦始皇本陵呢?」田聪一这么说,打通了古博文脑袋。

    古博文马上摊开地图研究,并喃喃自语:「假设嬴政是要防卫天神,或是死后怕去地狱受苦而建造兵马俑。按这佈局…,这几个坑应该是大型的防卫列队。」

    「防卫列队?」田聪也趋向前查看地图。

    「没错,这个被发现的秦始皇陵,可能只是其中一支军团。也就是说,只要能搞懂秦军佈阵,在把它套在西安的地图上,就能找出所有陵墓的位置了!」古博文大胆的假设!

    「你真的是天才呀!」田聪不得不讚叹,猛拍着古博文的肩,表示佩服。

    「没错!我可是被学术界当成神经病的天才!」古博文哈哈大笑的说道。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