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这个警察我收了[强强]

第5页

作者:田烁      字数:3381

    “穿我的吧!”

    马全全脱下外套跑过去。他眼睛本来就小,满脸都是雨,这会儿眯成一条线,几乎睁不开了。其实卫琛平根本不想出这趟警,正觉得来人多管闲事,结果他看到一个像没长开的、年轻的小警察冲到他面前,举着衣服硬塞到他手里。卫琛平只能尴尬地接过,碰到小警察的手时,感觉到了一点点温暖。

    可这一点温暖也抵不住卫琛平的心凉,他是饿,是真饿,又饿又累。幸亏上车之前,副队长司迁业塞给他用塑料袋装的几个包子,然后车门关上前,那个看着很年轻的小警察对他说:“注意安全,加油!”

    照顾好曹冲那辆车,司迁业跑向程辛苑这边:“辛苑,我开车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程辛苑刚出警回来,没吃饭也是疲乏,司迁业好意照顾他,程辛苑也就领情了。只是赵寻越打开后排车门时,程辛苑忽然说:“你——你坐副驾驶。”

    赵寻越不明所以。三人上了车,司迁业把剩下的包子分给程辛苑和赵寻越:“你们吃点吧,我特意去食堂拿的,也给小卫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,就知道你周到。”

    程辛苑接过包子,狼吞虎咽地吞了三个,赵寻越没有动,司迁业问:“你不饿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赵寻越一直盯着前方,司迁业把警情简单讲了下,从前视镜里看到后排的程辛苑一边吃一边听,没工夫说话,想了想对赵寻越道:“这样,我再给你讲讲咱们这会儿走的路线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司迁业转着方向盘拐了个弯:“今晚太黑了,周边也看不清,不过你能有个大概印象。你开车技术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这小伙子挺自信,司迁业笑了,说:“那就好,咱们这里不比左城市区,小路多,路修的不好,雨季又长,赶上下雨天出警,开车技术太重要了。待会要到的西樵河,是临尘县的一条河,咱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叫……”

    司迁业说得很慢也很详细,赵寻越认真听着,脑袋里在快速地记,眼睛仔细观察周围。等司迁业说得差不多了,后排程辛苑的包子也吃完了,两人非常默契地在前视镜里对望了一下,程辛苑点点头。等车子快到西樵河,司迁业便不再多说,专心开车了。

    司迁业跟程辛苑在一起搭档五年,加上学校相处的三年,两人实在太有默契了。那天司迁业劝程辛苑对两个新人都用心,程辛苑就特意让赵寻越在副驾驶“认路”,程辛苑这个人有时候嘴上过瘾,其实内心很善良。

    等到了西樵河边上,雨又大了起来,河边微弱的路灯下围了几个人,有围观的群众,有当事人的家属,还有消防人员。程辛苑一行下了车走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的警情主要是一个13岁的叫崔志的小男孩,晚上趁着雨夜离家出走。报案人是一个路过此地的行人,发现小男孩在河边徘徊,上前一叫,结果小男孩说自己要跳河,吓得行人赶快报案。

    小男孩的奶奶接到通知后赶来了,男孩的父母没有到。程辛苑过去交流情况,男孩的奶奶浑身湿透,吓得腿软瘫在地上,不停地低声哭诉,身边围着的好心路人给她打了伞,还有一个消防员。

    “兄弟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程辛苑等三人过去,司迁业蹲下身安慰老奶奶,消防员给他们介绍情况。

    “男孩的奶奶说小孩下午放学就没回家,接到报案就赶过来了。男孩是单亲,妈妈自杀了,爸爸去城里打工,每年只有春节回来,我们给他打电话却联系不上。男孩家里还有一个爷爷,腿脚不好没过来。”

    消防员简单介绍完情况,坐地上的老奶奶颤巍巍地抓着司迁业的手说:“警察同志、警察同志!一定要救小志啊,他不能有事啊……求求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司迁业一边拍着老奶奶的后背,一边安慰,赵寻越看程辛苑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边安排救援了吗?什么情况?”程辛苑问消防员。

    “两个人在劝导,一人准备装置下水。但现在雨还没停,水位高,我们不敢冒然下去。最好的办法是把孩子救下来。”

    程辛苑思考了一瞬:“行。迁业——”司迁业站起来回头看他,“你在这安抚老人情绪,给她家里人打电话,最好联系到小孩的爸爸。我去看那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程辛苑刚迈步往河边走,赵寻越想抓住他问“我呢”,可程辛苑的外套带水,赵寻越的手指只是蹭到衣袖就瞬间划掉。程辛苑好似有预感般,回头叫他:“跟着我!”

    赵寻越总觉得,程辛苑对他说话的语气里有一丝轻蔑,仿佛这下雨天,他这个警校生第一次出警,除了“跟着”老警员之外根本做不了别的。赵寻越没出声,踏着水坑跟在程辛苑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河边,望见雨中萧索站立的男孩的背影。两个消防员站在男孩一左一右不远处喊话,程辛苑走过去道:“兄弟,警察。他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唉,一直不怎么说话,不知道他情绪状况。”

    赵寻越眯起眼睛去看,那男孩13岁,但个子很矮,整个人非常单薄,小身板立在河边,好像一个急湍水流就能把他卷走似的。他心下着急,就听程辛苑大喊:

    “小朋友,我是警察叔叔,你发生什么事了,跟叔叔说说啊——”

    赵寻越马上斜眼瞥他,程辛苑竟然直接称呼自己为“叔叔”。他方才在警队第一眼见到程辛苑,这人被雨水打得疲顿又苍白,赵寻越总感觉他看着年轻,不太靠谱,想他可能比自己大不了几岁,谁料在外面遇到警情,竟然直接把自己说得这么“老”。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